hotbuyhk
追究低齡未成年人刑事責任芻議
發佈時間:2021-01-06 09:32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胡云騰 (中國法學會案例法學研究會會長)

刑法修正案(十一)是繼刑法修正案(十)實施3年多來全國人大常委會頒佈實施的又一個重要的刑事立法文件,有很多重點和亮點,其中之一是對已滿十二週歲不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下稱低齡未成年人)加大了保護力度,體現了刑法支持和保障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貫徹、實施的精神,彰顯了對未成年人優先保護、特殊保護的價值取向,體現了預防低齡未成年人犯罪及對之嚴管厚愛的立法本意。

刑法修正案(十一)關於刑法第十七條的修改,系唯一一處對刑法總則內容的修改。其第二款規定:“已滿十二週歲不滿十四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之所以增加這一款,筆者的理解是: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的被害人絕大多數是他們的同齡人甚至年齡更小的人,要用這一規定來保護廣大未成年人或其他容易受到其侵害的人,同時預防極少數頑劣的低齡未成年人實施極其嚴重的罪行,以體現對他們的嚴管厚愛。關於這款規定的理解與適用,有以下幾個問題值得討論:

一是這裏的“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是指罪名還是行為。從法條文字看,似乎僅指低齡未成年人犯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重傷)這兩種犯罪。但深究立法本意,應當是指實施故意殺人或者重傷行為,這兩種行為不一定非定該兩種罪不可。比如,幾名低齡未成年人看到一位老太太手持高級手機,就合謀打劫,老太太反抗,結果被這幾名低齡未成年人毆打致死。按照刑法規定,本案只能定搶劫罪,不能定故意殺人罪。如果認為低齡未成年人只有實施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才能追究刑事責任,實施其他犯罪行為就不能追究刑事責任,那就不能對本案這幾名低齡未成年人定罪處罰,而這樣解釋顯然不合立法本意。進一步説,如果低齡未成年人為勒索錢財綁架年齡更小的未成年人並致其死亡的,或者強姦未成年人並致其死亡的,依法都只能定綁架罪、強姦罪而不能定故意殺人罪。不能因此而認為低齡未成年人實施此類行為不受處罰。所以,該款的“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實為“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行為”而非“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

二是體現了嚴格限制追究低齡未成年人刑事責任的精神。從本款“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規定看,立法機關對追究這種行為作了嚴格限制。如果低齡未成年人故意實施殺人行為,必須是殺人既遂即致人死亡才能追究刑事責任,殺人未遂即使造成被害人重傷的,依法也不應當追究。如果低齡未成年人實施的是故意傷害行為,那麼,追究其刑事責任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第一是要有“特別殘忍手段”,所謂“特別殘忍手段”,對被害人而言是極其痛苦的手段,從旁觀者看是令人髮指的手段,從行為人看是故意折磨被害人的身體以滿足其取樂乃至畸形變態心理的手段。第二是必須造成被害人“嚴重殘疾”,這裏的“嚴重殘疾”是指構成重傷以上的身體終身殘疾,也可以説是難以治癒的殘疾,如果是輕微的殘疾或者能夠治癒的殘疾,則可以不予追究,以體現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

三是“情節惡劣”的規定體現了刑法重視區分低齡未成年人主觀惡性的精神。值得注意的是,本款在前述嚴格限制追究低齡未成年人刑事責任的基礎上,還規定了一個限制詞即“情節惡劣”,其目的也是限制追究低齡未成年人的刑事責任。何謂情節惡劣?參酌理論與實務界對刑法其他條文中規定的“情節惡劣”的理解和本條的特定含義,筆者認為可以從三個方面去把握:第一是從低齡未成年人的主觀惡性去把握。如果低齡未成年人頑劣霸凌、多次欺凌他人甚至屢教不改的,一旦有上述兩種行為,就可以追訴,如果是被人欺凌後忍無可忍而實施殺人或者傷害行為的,一般不屬於情節惡劣;第二是從社會影響的角度去把握,如果低齡未成年人的殺人行為或者傷害行為造成極為廣泛的社會影響,就可視為情節惡劣;第三是從後果上看,如果造成多人死傷的,或者以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父母等尊親屬的或者殘害嬰幼兒的,則都可視為情節惡劣。

四是體現了統一追訴標準、確保法律正確適用。本款規定追訴低齡未成年人的刑事責任,要“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這一程序設計既有嚴格限制檢察機關追訴低齡未成年人刑事責任的考慮,也有立法機關賦予最高檢察機關統一此類案件追訴標準的意思。筆者認為,這一規定對於保證公正司法,防止錯訴,確有必要。另有幾個問題順便在這裏討論一下,供兩高起草有關解釋時參考。

第一是追訴此類案件的第一審檢察院是基層檢察院還是市級檢察院的問題。考慮到此類案件實際上不會發生很多,且一旦發生社會關注度往往很高的實際,同時考慮到保護低齡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事關重大等因素,為更好地統一追訴尺度,體現對這項追訴工作的高度重視,筆者以為此類案件統一由市一級的人民檢察院追訴為宜。

第二是下級檢察院是向最高人民檢察院直報還是層報的問題。從刑法用的是“核准”而不是“批准”的字樣看,説明這個程序是核准程序而不是批准程序。一般講,核准程序是司法程序,批准程序是行政程序。人民檢察院是司法機關,故不宜把這個程序搞成批准程序,上一級檢察院即省一級檢察院有責任為最高人民檢察院把一道關,所以應當構造一個層層把關、逐級核准的司法程序。如果省級檢察院認為不應當追訴的,可以直接否決下級檢察院的意見,把案件發回撤銷,沒有必要再報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

第三是關於低齡未成年人的量刑建議要不要同時報請核准的問題。對於這個問題,僅從本款的條文中看不出來,似乎不同時報送量刑建議亦可。但是,考慮到追訴標準的統一也包括量刑建議的統一,而不滿十八週歲的未成年人刑罰裁量又有從輕處罰和減輕處罰之分,故如果下級檢察院在報請最高檢核準的時候能夠同時報送一個有幅度的量刑建議,應當是更有利於追訴標準統一的要求。

第四是關於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責任要不要與其他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責任區別對待的問題。根據刑法規定,對於不滿十八週歲的人即未成年人犯罪,不得適用死刑,包括不得適用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刑法同時還規定,對於未成年人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此前,理論界就有人認為對未成年人也不應當判處無期徒刑的觀點,理由是既然刑法規定對於未成年人犯罪不得適用死刑,那麼,其最高刑只能是無期徒刑,加上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所以最高只能頂格判處有期徒刑。這個觀點雖然沒有得到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的認同,但是,筆者認為對於追究低齡未成年人的刑事責任或有啓發:即司法機關在追究低齡未成年人刑事責任的時候,可以考慮規定“對已滿十二週歲不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追究刑事責任的,人民檢察院一般不得提出適用無期徒刑的量刑建議;人民法院一般也不得判處無期徒刑。”從而體現對不同年齡段的未成年人的刑事責任實行區別對待的政策,體現刑法對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的寬容精神和謙抑理念。

責任編輯:李紀平
8399680